FAQ (常见问题)

您可以在此找到善戒法师与她的导师所解答的常见问题。

请在论坛准备使用后提交您的问题(论坛 目前还在建设中)

English   |   Chinese 中文


点击以下问题将显示答案
 
  • 法师,我的心好像猴子似的跳个不停,总是不能安静下来打坐。正因如此我决定不再打坐。我想可能我打坐的因缘还未成 熟。

    心的本质是不安静的。我们必须学会接受它。也正因为这 一点,人们需要以应对的方法来让心静下来。根据大智慧大慈悲正等正觉的世尊的教导,此方法就是禅修。打坐时,您可以先采用慈心禅作为开始。慈心禅让心灵快 乐。喜能生定。一个人持戒也能使心灵快乐,从而使其心平静。
  • 安般念–出入息时哪一部位是我应该明觉的?

    应该把注意力保持在鼻孔下方,或在脸部前面,清晰明觉 吸气与呼气。注意力不要跟随着呼吸到头部,或下至腹部丹田。把注意力放在鼻孔下的出入息就可以了。

  • 如何对抗昏沉?

    对付昏沉有很多方法。你必须找出昏沉的原因。例如,不要 进食后马上打坐,或者在太疲累的状况下禅修等。这些做法都是很容易被昏沉压倒的。对付昏沉,这里有一些方法可以帮助大家:

    • 打开你的眼睛,望着灯光有助于唤醒昏沉的心。
    • 感念佛陀的话语,暂时撇开业处让头脑更加警觉。
    • 扫描全身上下也会使头脑更警觉。
    • 拉耳朵能极有效地激发你大脑的灵活度。耳朵有多处神经线是连接 到大脑的。
    • 您也可以站禅。因为担心自己会往前面的人倒下,因此您会变得特 别谨慎。

    我也想与大家分享我自己保持清醒的方法。这是比较困难 的,但很有效。当我注意到昏沉的那一刻,我只正视着它们,它们就立刻消失了。然而,这种方法需要敏锐的正念。大多数人都无法意识到昏沉的初出现,因为昏沉 的初出现是极其细微的。当他们感到昏沉的时候,它已经获得了相当的征服力——身体开始摇晃、头不自主地往下垂。在这个时候,应用我这个方法就已经太晚了。 如果你的正念是敏锐的,并清楚知道任何脑海中正在发生的事情,在你明觉昏沉冒起的那一刻,它们就会消失。

  • 在出现妄念的时候,我们应否标签此妄念?

    对于初学者来说,是需要的。例如,标签一切妄念纯粹是妄 念。对于有经验的禅修者,可没有那个必要。对于他们,标签速度太慢,不如他们敏锐的正念来得快。当他们觉察到妄念的生起时,妄念已经消失了,所以标签对他 们来说是不必要的。

  • 一个人如何克服忧虑和怀疑?(来自法师和禅修学生之间的对话) 

    问:我每天持续打坐 两个小时的第29天的早上,尽管身心是绝对平静,内心却升起疑惑,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。您告诉过我要把困扰自己的事情写下。但是,最困扰我的垢染就是 疑惑。即使我已经打坐了28天,我经常担心自己会失败。

    答:你正在对未发生的事情担忧。我认为担心只是一种错觉,因为未发生的不一定会发生。为什么要耗 尽你的精力去担忧呢?当出现忧虑时,知道它并立即把你的注意力转移到呼吸上,这样你的心便不会再担心自己会失败。沉迷于担忧使得忧虑持续。当你对还没有发 生的事忧虑时,你就不是活在当下,这会令你不快乐。

    问:自我能力的怀疑 已经成为我生活中无法甩开的困扰。我已经尽量地放下,并尝试去信任自己。明白自己剩下的寿命不长。我很想让自己活得平安和喜乐一点,具体一点就是希望活在 当下。对于这点,我愿意付出所有的努力。

    答:如果你想活在当 下,你必须学会对内心升起的想法有所警觉,尤其是忧虑和怀疑。要明白疑惑只是一种心理现象,而不是一个“我”。疑惑是虚幻的。只有你不把它当作是“自己” 和“我的”时,它就无法成为真实。由于你执着地牢抓着它为“自己”,心灵便会受污染并起不良反应。如果你习惯性地对每件事物都起同样的不良反应,它将会成 为你的第二个天性。

    问:但是,跟我对任 何事物都起怀疑心一样,我不信任自己的进步。我只相信坏事,不过又很害怕失去好的事物。我知道失去是必然的,因为一切都是无常的,但我似乎总觉得痛苦是永 久的。

    答:我可以看到你的 思维倾向或思维模式。当你只想到负面的时候,你赞同并认可它,这肯定会让你负面的思绪得逞,你就诠释了你所想的。。你必须得学会改变你的想法,只有你才可 以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。我相信你可以做到这一点。别让你的负面思维把幸福带走,与你擦肩而过。你觉得痛苦是永久的,因为你执取痛苦并把它当成是“我自 己”。请把痛苦看作是纯粹的痛苦,它只是一种现象,一种心态,而不是自我。当痛苦生起時,你应该不断地如此作意:痛苦纯粹是痛苦,痛苦不是自我。

    问:每当我想起师父 您的勇气和无畏时,这对我消除恐惧很有帮助。

    答:可以这么说,我 的勇气来自我从不担心那些还未发生的事情。

    问:如果您有任何其 他建议,譬如更改止禅的业处,或者其它有助于灭疑的禅修法门,请您多指教。

    答:除了止禅,请修 习正念正知。你需要注意疑惑的生起。当它生起時,你可以选择转移目标——忽略它(不要沉迷于它,如果你沉迷其中,你会把它化为真实)或观照它为无常,不是 我自己。 (详细做法,请到我的网站,阅读“剎那剎那之修行”。)

    问:我觉得禅修营改 变了我的生活,我的丈夫也表示同意...

    答:对啊,你是可以 做到的,不是吗?这应该足以让你感到自信,也对佛法产生信心。

    问:...然而,我 很怀疑能否持续(我的意思是,每天两小时打坐)。这就是为什么我把这问题写下。对于疑惑的障碍,我需要帮助。

    答:如果你对佛陀浩 瀚无边、智慧仁爱的教诲有所认知,这会助你消除疑虑。或者如果你对我的教学有信心,请到我的网站,听我的开示。这样一定会让你快乐及长信心。愿你快乐,并 远离忧虑和疑惑。

  • 打坐时看见光或禅相 是否自然?

    当得到定力时,出现光或禅相是很自然的。
  • 何谓禅相?禪相是從何而來?

    大部分依靠心所依处生起的心都会产生呼 吸,而真正的安那般那禅相就是来自呼吸。不过,并非每一个心都能产生禅相。只有深度专注的心才能产生禅相。因此,安那般那禅相的出现是根源于深度专注之心 的结果。

    「在禅修中所体验的禅相或光到底是什么?」
    在禅修时体验的光不是魔术。有关这一点,我记得在美国加州谈论过一次。美国的观众还以为我在说着魔术表演。佛陀曾回忆当他还是一位菩萨,自己是如何感知光 的。(MN:111)

    每一个依靠心所依处生起的心都会产生许多『心生色』 (cittaja kalàpas)或『色聚』(kalàpa)。在每一个色聚中都有八不离色(地界、水界、火界、风界、颜色、香、味及食素),没有五欲之乐的「止禅心识」 与「观禅心识」都能在体内产生许多的「心生色聚」。由于定的缘故,这些色聚的颜色非常明亮,只要止禅心识与观禅心识愈强而有力,颜色就愈明亮。并且因为很 多心生色聚会同时地生起,所以一粒色聚的颜色与另一粒色聚的颜色会紧邻着同时生起,就像一长串灯泡,而光就如此的在体内出现了。

    再者,在每一粒由止禅心识与观禅心识所产生的心生色聚中 都有火界,此火界也能产生许多代的新色聚,称为『时节生色』 (utuja kalàpa)。这不但在体内会发生,体外也会产生时节生色。 而 时节生色聚所产生的光不但会在体内生起并扩散至体外。所以,禅修者在观呼吸时,体验到位于鼻端或人中的禅相或光,这就是那些明亮的时节生色聚。而随着止禅 心识与观禅心识的力量,时节生色聚的光可以散播至远方,即使在一个漆黑的房间,禅修者也会觉得很明亮。 时节生色聚 的光可以散播十方以至全世界,全赖于深厚的定力。

  • 有没有在家众持八戒?

    来禅修营修行的在家众都必须持八戒。然而,一些在家众 就算在工作和过着正常生活时,也严格持守八戒。
  • 我们应该听从自己的脑,或者自己的心?

    你应该听从佛陀的教导。

  • 我对自己鼻子的结构非常气馁。我能更好地利用腹部感觉气息。我亦没有办法把注意力放在脸的前方。有时候,我甚至把 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心跳。我该怎么办?

    如果你注意心跳,你很快就会觉得累,那你就不能发展到深 定中。你不能感受到的气息不打紧,只要你知道自己在呼吸就可以了。然而,对于那些感觉不到气息流动的人,修出入息法,是比较困难的,他们可能难以取得良好 的进展。如果此方法让你进展困难,就尝试另一种方法。清净道论提及许多其他方法。例如,慈心禅让心灵快乐,快乐则生定。慈心禅也可以产生光。我刚刚在美国 指导五天禅修营,两天修慈心禅三天修安般念。到了第三天,我的一个学生通过慈心禅产生了强光,得到良好的定力。自那以后,他虽然只在早晨修慈心禅,光仍然 与他同在。所以你也可以用慈心禅开发定力。如果安般念对你来说很困难,千万别气馁。相反地,去尝试另一类型的止禅方法。

  • 我听说过很多有关禅修的负面效果。也因如此,当我打坐时我的担忧和恐惧不停出现。我该如何处理呢?

    如果你在一位有经验的老师的指导下打坐,你不会有任何的 负面效果。但是,如果你不明白正确的方法就独自打坐,你可能会遇到一些特殊的禅修境界而产生恐惧。如果您需要指导,请报名参加禅修营。

  • 在观心時,是谁在试图觉知“心”呢?

    你所提的问题带有非常重的习性,这是因为当你问是“谁” 的时候,你已经假定有一个永恒的“我”了。

    事实上,是“心”在试图觉知“心”。“心”不是“我”。我们总是(习惯)宣称或认为“心”就是“我”,但是,所谓的“我”只是一个世俗的概念法。真实存在 的,只是以感官接触为基础的,持续变化的认知过程而已。“心”具有对目标保持觉知的特性。不幸的是,这一特性常常被我们误解成为“自我”。

    因此,原本就没有“谁”(任何人、someone)在试图觉知“心”,只有一个接一个生起、灭去的刹那心识,每一个后生心都会觉知前一个心。每当“心”经 验到什么,这些经验就会被传递给下一个刹那的心,绵绵持续不断。

    而且不要忘记,在每一刹那,“心”都是生起、(又)灭去的。这就是“心”的本质。我们怎能宣称,一个生灭、无常的心为永恒的“自我”呢?只有不了解真相 (无知、无明)的人,才会认为“心”就是“自我”。

  • 当我坐好后,腿会感觉酸痛,在这样的情况下,该如何打坐才好呢?

    要完全避免痛苦是不可能的。当你打坐(禅修)时,有三个 “忠实的朋友”会一直跟随着你,它们是疼痛、昏沉和烦躁。只要你有身体,就会有身体上的疼痛。平日里,身体的疼痛并没有在日常生活中体现出来,那是因为你 不断改变姿势的缘故。现在,随着注意力的持续(累积),并且不再改变姿势的时候,你开始看到身体的真实属性——身体本是“苦”的这一内在本质。

    佛陀在《相应部》里指出,“只有愚痴之人才会说他(或她)的身体是健康舒适的——哪怕只是片刻的健康舒适。”即使是佛陀,也不能避免身体上疼痛。但佛陀并 无精神上的痛苦(即身苦心不苦)。

    当你打坐(禅修)时,腿产生酸痛感觉,你可能会感到失望。其实所有的禅修者也会像你一样感到痛苦,但有些人可能有更多的耐心和勇气去承受它。身体上的痛 苦,是我们过去的业力造成的。因此,完全避免身体上的痛苦是不可能的。你必须学会泰然处之,平静地接受它、理解它。当你的心(逐渐)变得专注,疼痛就不会 打扰你了。

    我可以与你分享应对疼痛的一种方式——与其将“疼痛”看做“我的疼痛”,倒不如尝试探索是哪些因素引发了疼痛。例如,可能是地大凸显而引起感觉过硬,或是 火大凸显而引起感觉过热,或两者皆有等等。如果你仔细观察,你可能会变得想知道并想探索疼痛的成因。如此一来,不知不觉中你就会逐渐忘了痛。

    再者,如果你觉得自己不能承受这疼痛,你可以改变你的姿势。你也可以起身,坐在椅子上。有些人认为,椅子是为年老禅修者准备的。我不这么认为——在美国的 禅修营,许多坐在椅子上的美国禅修者,都获得了不错的定力。由此可见,坐在椅子上并非是禅修中的一个障碍。所以,如果你有身体上的疼痛,或者伤病,请随时 坐在椅子上。那么,你的问题就解决了。

  • 是否可以通过练习修定的方法,如观呼吸(安般念),来成就阿罗汉果?如果是的话,为什么会 有那么多其他的禅修方法?

    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,让我问你一个问题:在吃午饭的时 候,如果我们只提供一样豆腐菜肴,是否可以让每个人都满意呢?显然不行。同样的道理,只有一种禅修方法是不能满足每一个禅修者的,因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心 理倾向。有人会说:“我不喜欢豆腐;我喜欢吃肉”;或者“我不喜欢米饭;我喜欢面包。”因此,一种食物无法满足所有人。这就是我们提供了多种选择的原因。

    基于他无上的智慧,佛陀了解到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心理倾向。因此,如《清净之道》中所描述的,他指出了四十种禅修业处,以适应不同性情的禅修者。

    有些人在觉知气息方面有困难,如果你让此类型的人来练习安般念,他们会逐渐失望并放弃修行。如果无法清晰的觉知禅修目标——“呼吸”,他们怎能满心欢喜的 练习呢?失去了乐趣,他们将很快终止修行。

    对于那些被情欲困扰的禅修者,通过仔细观察自己身体(包括异性的身体)的不净特质,来克服这个缺点是合适的。在此类情况下,观呼吸并不能克服他们的情欲, 所以观呼吸暂时不适合于这样的禅修者。

    一些禅修者发现修安般念比较困难,但他们喜欢练习“慈心禅”。当他们练习慈爱,他们感觉良好,进展顺利。

    因此,尽管通过练习安般念,并逐步的检视禅支后,观察它们的无常,禅修者可以成就阿罗汉果,但它并不适合所有人。如果我只教授安般念单一法门,那些不适合 该禅法的人们,就无法坚持到底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提供多种选择的原因。你可以选择最适合你的方法。一个让你感到舒适,并进展顺利的方法,就是最适合你的。

  • 我今生应该怎样做,才能确保在来生中自己仍然是一个佛教徒?

    我认为重要的因素之一,就是祈祷(笑)。当你在持善行的 时候(例如,布施,持戒,禅修等),发一个愿:愿此功德,成为我成就阿罗汉果的助缘。在我成就阿罗汉果之前的生生世世中,我想成为一名优秀的佛教徒,遇到 善巧的导师,并可以实践正法。当你发一个愿的时候,你的心会倾向于它。

    佛陀说,要实现自己的愿望有四个因素:

    • 信仰:对佛、法、僧(三宝)的信心。
    • 道德:不杀生、不偷盗、不邪淫、不妄语、不饮酒(守好五戒)。 
    • 慷慨:保持一颗不吝啬的心,慷慨、大方,致力于慈善事业,布施僧团的必需品。 
    • 智慧:即洞察(无常)生灭现象的智慧。


    如果你具备这四个要素,那么无论你的愿望如何,都是可以实现的。如果你没有具备这四个因素,仅凭祈祷则是不够的。如果只做祈祷就已经足够,那么佛教会像基 督教一样——只是祈求上帝,一切都可以实现。

    祈祷只是令我们的心倾向于(趋向于)我们的愿望。同时,我们必须致力于实践,以满足上述四个因素,如此,我们就可以实现我们所祈求的。 

  • 以巴利语诵经的目的是什么?诵经有哪些优点或是不妥之处?

    亚洲人喜欢用巴利语诵经,这是因为,巴利语是佛陀所使用的语言。大多数马来西亚人都掌握好几种语言——英语、国语、马来语、 印度语等等。所以,再多学习另一种语言,对他们(马来西亚人)一点也不难(笑)。然而,佛陀也叮嘱我们,应使用本地语言弘法、学法。所以,如果你喜欢用英 语诵经,那是没有问题的,而非必须学习另一种语言(注:指巴利语)。最重要的是,你应当明白经文所表达的意思。如果你只顾用巴利语诵经,而不理解这些词的 含义,你将不会从中获得什么成果——尽管(听到经文的)天神可能会喜欢它,并从中受益。总之,只要你明白其中的含义,以巴利语或英语诵经,二者并没有太大 的区别。

    南传佛教的僧侣们是使用巴利语诵经的。如此一来,当来自斯里兰卡、泰国和缅甸的僧侣相聚在任何典礼上时,他们就可以用同一种的语言——巴利语诵经了。

    诵经的好处是,以“佛陀的教导”来提醒你。此外,诵经也可作为一种对你自己(诵经人)的保护。有些护卫(经)偈可以治愈疾病。例如,佛陀曾经诵《觉支 经》,使得摩诃迦叶从病中痊愈。

    很多年前,我的老师病得很重,没有一个医生能治愈他。最后,一位高僧从斯里兰卡搭乘飞机而来,并经常为他念诵护卫(经)偈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的老师就从 病中痊愈了。切记!诵经没有任何不妥之处,只会有好处。
     
  • 为什么当我们在用巴利语诵经时,天神能够听到呢?为什么当天神们用巴利语诵经时,我们却听 不到他们的声音呢?

    当我们用巴利语诵经时,天神能听到,那是因为它们被赋予了有神通的耳朵(天耳通),这是基于他们以前的殊胜的业力之故。如果 我们也具备有神通的耳朵,我们就能够听到他们念经了。但是,我们生而为人,比天神要“低”一些,他们有着某些比人类更强大的能力。我们以前的业力,还没有 强大到引发“天耳通”的程度。如果你想听到天神诵经,可以通过修定(止禅)的方式,来开发“天耳通”。
     
  • 当我行禅时,如何才能让眼睛不东张西望?

    你应当把目光,投向脚前面四尺(约一米开外)的地面。实际上,只要你专注于一个禅修业处,你的眼睛自然会摆脱东张西望的状 态。此外,你也可以问问自己,来此静修的目的是什么。正法是为那些认真、勤奋的人准备的,而非为了那些粗心、懒惰者。那些在正法中,快乐与勤勉地修行着的 行者们,必将收获“正法的果实”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正确的盘腿姿势,包括手和脚该怎么放?初学者哪种盘法会比较好?

    盘腿姿势基本有三种:(1)双盘——双腿交叉,不鼓励,尤其是初学者,原因是双盘导致的疼痛让心无法安住在所缘上;(2)单盘——左腿在下,右腿在上,或者左右腿上下掉换。 初学者可尝试;(3)散盘,双腿平放在地上,完全没有交叉的。(双手手掌重迭,左掌在下,右掌在上,或者左右手上下掉换。两手拇指尖端微微相触,双臂自然下垂,置于大腿上靠近腹部。)散盘 不太会导致疼痛,最适合初学者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请问坐禅时腿脚很容易酸痛,不能够长时间盘腿坐,怎么办呢?

    试一试散盘,双腿平放在地上,完全没有交叉的。散盘 不太会导致疼痛。我有一个学生禅修有三十年了,一向是单盘的,后来我教了散盘之后,他连坐三个小时都不会感觉痛。腿脚酸痛時,可以换腿,因为腿太痛太酸你也达不到定力,除非你有很强的忍耐力 ,但最多只能换两次腿。一再换腿你是得不到定力的。偶尔可以观照疼痛为不是“我的”,不是“我的”。强烈地执著疼痛为 “我的”将加剧疼痛的感觉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我在家打坐的时候双盘可以坐50分钟,为什么密集禅修只坐十几分钟腿就受不了?

    当然要坚持,不要管腿只观心。也可以观身,就是全身在扫描,只要不要把注意力放在那个痛上,痛就不会太剧烈。因为你在执着那个痛,当你执着“我在痛”、“我在痛”,那个痛就会越来越剧烈。因为在家你可能一天只坐一次,在密集禅修里,一天要坐五六个小时。持续坐会加强痛感。但如果你是有深定的话,你可以坐一个半小时都不会痛的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定是心中没有杂念甚至什么都不想吗?

    是的,定就是把心集中在一个所缘上,没有其他杂念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对别人可以散播慈心对自己却生不起来该怎么办呢?

    那没有关系,就先对别人散播慈心吧!对别人散播慈心直到心中生起喜悦,因为散播给自己是证不到禅定的,只有散播给别人才能证到禅定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播送慈心禅时心里会出现与之相反的词语,不好受,也会恐惧,定不下心来,那个声音是心魔吗?

    播送慈心禅时心里会出现与之相反的词语,可能是“愿你快乐”变成了“愿你痛苦”。这的确不好受,你心中可能隐藏了很多的怨恨(此怨恨才是心魔)。这个时候你要提起正念,控制你的心。只要有能力控制自己的心你是不需要恐惧的。知道自己心中起了不好的念头,马上舍弃它,重新再培育慈心,这是善恶的斗争,你一定要斗争到底,直到你的心很顺畅地念出慈心的句子,再慢慢转到内心真正地发出慈心。那时你就会享受到慈心带来的喜悦和快乐。祝福你。

     

     

请游览Q&A Gallery (英)以获得不常见问题的解答

Powered by liveSite Get your free site!